振衣千仞栩墨君

且收拾,话英雄儿女,先叙闲情。

恨心【亭亭如盖】二十一

21、意外

茫然接过那张纸,忆无心看着上面写的内容,一时还没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又抬起头,愣愣地盯着那个有着一双红色眼瞳的人,直到他不耐烦地眯起了眼,“你还没清醒?”

脑海里的记忆从断断续续的片段逐渐串联起来,忆无心想起自己之前对他说的话,轻啊一声,“这是‘她’给我看到的凶手相关信息?”

某人轻哼,没有回答。

从他的回应里得到答案,忆无心再次低头,视线从纸上写着的内容扫过,“……这个名字……”

一手抚上额头,她努力回想着自己曾经见过的人——脑内回溯最终定格在一张好看得慑人的脸孔上,忆无心愣了下,“……是他?”

毕竟,以那张脸孔的俊美程度,还是足够让人在心底留下深刻印象的。

“你认识...

2018-12-08

昨晚太困了,把已经发过的亭亭二十章当成二十一章发出来了,由于公司没有存稿,晚上回家再更新,抱歉各位


2018-12-07

【恨心】花堪渡(七十九)

【七十九、平生意气(四)】

听到这个声音,琴少微怔了怔,陡然抬头望向高台之上——故尘渊跷着脚坐在祭坛上,神色似乎颇为复杂,“小姑娘,你不该来到这里。”

琴少微注视他看了许久,又低头看着跟前那个血雾凝成的小女孩幻象,蓦地举步自血雾中穿过,踏上第四级台阶——在踏上石阶那一刻,少女足尖一点,借力直掠而上,霎时越过漫长石阶,落于石道尽头。

她的动作实在太快,快到沿途石阶上的符文只微微一闪,便没有了反应。

站在石道最末的一块空白石板上,她再次抬眸,看向坐在祭坛上的故尘渊,却没有开口说话。

而故尘渊那双无有瞳孔的血红眸子也正对上少女的眼睛。

高台之上一片沉默。

片刻后,故尘渊才轻咳一声,“…...

2018-11-13

【恨心】烟水寒

恨心本《江海寸心》参与文,感谢画手 @葱油油 的插图,以及其他参本人员


【一】

秋夜,霜寒露重。

苍穹上的半轮上弦月,不知在何时已经隐匿无踪,墨蓝夜空上只剩数颗寥落星子,散出幽微星光;平缓如缎的江面上偶尔有点点亮光幽幽滑过,那是渔船上的灯火,映在黑沉沉的江水之中,倒显得比真正的星星更加明亮好看,天与水相接,天水一色,乍眼看去竟让人分辨不清何处是苍穹,何处是人间。

一根船篙忽地插落水中,轻轻一点,惊起一圈圈涟漪。取下了帷帽的忆无心手握船篙望了前方江面一会儿,看到没有船只拦阻挡路,这才放下船篙,任凭小船顺水流去。

——半月前,她告诉金池阿姨,自己想要出外游历,姚金...

2018-10-11

【忆无心中心】一年

忆无心中心本《无心插柳》参与文,一直忘记放出来

无CP向


 一年的最后一天。

      笔尖在台历最后一个空格子上打了个勾,忆无心刚放下笔摸向手机,掩着的房门就被敲响,门外传来姚金池的声音。

    “无心,来帮我一下好吗?”

      愣了愣,忆无心收回手,“好。”

      ——年三十,应该是一家人热热闹闹坐在一起吃年夜饭的日子,但对于整天都...

2018-10-11

【恨心】花堪渡(七十八)

【七十八、平生意气(三)】

“老二不是说只是点到即止么,怎么连血不染都拿了出来?”松君皱起眉,“当年辅师曾说过,这柄剑魔性太重,并非常人能够驭使之物,让老二不到不得已之时不能动用。这不过是一场比斗,为什么会用到血不染?”

“二师兄并非不知进退之人,这样做必定有他的用意。”往参与者那边看了一眼,梅君眉头微蹙,面上露出一丝厌恶神色,却没接着说下去,而是从袖中掏出一枚香丸捏碎,手一抖,将香丸碎末随风散出。

风雪间隙中,能看到一些人的面孔已然变成可怖的铁青色,双手扣住自己喉咙嗬嗬作响,旁边的人纷纷退避开来——然而那香丸碎末一散出,原本化成僵尸模样的人陡然停住动作,甚至面孔上的青黑之色开始渐渐消退...

2018-10-08

亭亭如盖·番外一(俏伶)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79229276670993


大概算是未满十八不许看吧……


2018-09-01

身体不适,故暂停更新一月。如无意外,一月后恢复更新。

各位抱歉。

2018-08-13

【恨心】花堪渡(七十七)

【七十七、平生意气(二)】

后背靠上一旁冷硬石壁,故尘渊注视跟前少女,苦笑出声,“你是如何解除禁制的?”

琴少微直视着他那双不见眼瞳的眸子,神情平静,“与你无关。”

“……其实你也知道,我不会告诉你任何事情,即使你损耗修为强行破开禁制,也不过徒劳。”故尘渊沉默一霎,“而且,你本来就不是我对手,如今修为有损,你又能对我怎样?”

一手按上琴弦,琴少微仍旧语气淡淡,“我想一试。”

面对跟前的少女,故尘渊无奈叹息,“可我不想伤你。”他轻轻一抖手上长剑,“你再不走,我也只能动手了。”

宛若羽扇般浓黑的长睫一眨,琴少微沉默不言,弦上纤指忽地一弯,改按为勾,弦线锵然一声脆响,四周飞降雪花骤然停顿...

2018-07-13

炎热的夏天到来了。

而比夏天的气温更高的,大概就是人们对于世界杯的热情了。

拎着购物篮子,忆无心在超市里闲逛,看看有什么需要的东西。

从一排插着世界观参赛队小国旗的货架路过,她停了一下,又退了回去,盯着货架上的小旗子发呆。

在几天前,她还以为孤僻傲娇爱炸毛时不时毒舌一下的某人对世界杯不感兴趣,然而到了晚上,她才发现,原来某人也不能免俗……

无奈地笑了笑,她伸手从货架上拿了一包零食,放进篮子里。

结账的时候,看着装得满满当当的两个购物袋,忆无心眨了眨眼睛,无奈拍了一下自己的头。

每次都一顺手就买得太多了呢……

还好超市离得不远,提回去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

回到后,她将买...

2018-06-26

【恨心】花堪渡(七十六)

【七十六、平生意气(一)】

夜幕深沉,风雪如怒。

当此时刻,耳中充斥着的都是狂烈的风声,大片大片的雪花纷纷而下,混上浓重夜色,几乎将人的视线遮盖得不剩多少,然而冰湖边上的人却都盯着湖面上的两人,几乎没有一个人移开视线。

抱着黑白郎君扔给她的斗篷,忆无心缓缓站起身,也走到冰湖边上。将斗篷搭在手臂上,她低着头,空着的另一只手在怀揣中慢慢摸索着,指尖碰过一个小圆盒——那是盛放冰玉膏的盒子;一个小小的布袋子——里面装着沉馨所送的天星莲果实;最后摸到的,是一串有着温润触感的东西。

她将那串东西取出,摊在手心细细察看。

以线绳缀起的两枚黑白玉石,于夜色中泛出幽幽光泽,指尖轻轻抚过玉石光润表面,便...

2018-06-20

某天。

好不容易有了一天假期,也好不容易把某人从家里拖出来,忆无心带着某人搭上公交车,打算去郊外的湿地公园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车上的人不多,车里一片安静,空调的温度也调得恰好,炙热的阳光隔着玻璃被过滤得只剩淡淡的暖融感,街景随着开动的车子一直往后退去。

……然而这样的环境下,最容易萌生困意。

不知不觉地闭上眼睛,忆无心开始不由自主地点着头,每一次点下去,都下意识惊醒,然后过几秒,继续重复之前动作。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还处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一只手贴上她的头,慢慢把她按向右边——迷迷糊糊地唔了一声,忆无心微微转了转头,却感觉自己靠上了什么。

温暖,宽厚,似乎是某人的肩膀……...

2018-06-06

工作原因,忆无心和同事出差一周。

趁着空闲时间,她和同事出去逛了一遭,买了不少东西。

晚上,她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灯火璀璨的美丽夜景,给某人打电话。

“今天看到你喜欢吃的东西,所以顺手买了一点……”

“……”沉默。

“磁器口很热闹,也有很多小吃,可惜我吃不了太辣的东西,大概你会喜欢。”

“……”继续沉默。

听着对面的一片静默,忆无心眨了眨眼,抿着嘴憋着笑,声音放得很轻——

“……我想你了。”

“……嗯?”


2018-06-05

【人设其一】贺兰晴

年前面试某家公司时所写的试题,虽然没过,但丢了又着实可惜,于是发出来让它见见这个世间罢。


姓名:贺兰晴

性别:男

年龄:21

身份:幻师

爱好:吹笛、游历、睡觉

标志性动作:坐着时喜欢双手交握,两根食指托着下巴

性格:待人文雅从容,和顺轻松,实则心思缜密,深谋远虑。

武学:九曜幻术、碎叶刀法

所有物:魍魉幻香、碎叶刃

角色关系:

母亲罗珊娜(已故)

父亲方玉轩(已故)

义父贺兰焕

义妹贺兰羽

好友侯君集


角色介绍 

一身不染点尘的白衣,一手出神入化的幻术,一柄神出鬼没的碎叶刃,一张俊美得令人嫉妒的脸,还有一个经常跟随在旁的绝色少女...

2018-06-03

【原创武侠】长生执(一)

这是年前面试某家公司时所做的试题,虽然没过,但丢了又着实可惜,还是发出来让它见见人吧。


【一、孤镇】

夕阳已经隐没在远处连绵群山后,暗色吞没了整片大地,使得所有景象仿佛都被覆上了一层黑纱般,模模糊糊地看不真切。

 暮秋时分,晚来风急,若是平常百姓的话,早已归家安歇;然而在此时的山道之上,却有一个身穿白衣,手提灯笼的人迤逦而来。

 凛冽寒风中,贺兰晴提着灯笼,轻悄无声地走在山道上。山风将他的衣衫吹得猎猎作响,他却似乎并无所觉,脸上神情一派闲适,犹如春日闲庭信步一般。

夜色,浓云,山道,孤灯。

不知道沿着山道走了多久,贺兰晴终于停下脚步,看着眼前的景象,幽幽感叹...

2018-06-03

每个妹子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痛不欲生。

忆无心蜷在床上,疼得出了一身的冷汗,盖着被子觉得热,掀开被子觉得冷,整个人昏昏沉沉,想睡又睡不着,只能尽量把自己定在那儿,保持着不动的状态,免得痛得更厉害。

闭着眼睛,她听到某人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她艰难地抬了一下手,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一句,“没事……很快就好了。”

然后,她就听到某人哼了一声,转身关门出去了。

——虽然知道某人大概会怎么做,但真的发生时,还是会忍不住委屈起来。

她默默把脸埋在被子里,叹了一口气。

过了一会儿。

某人抓着她的肩膀摇了摇,“起来。”

忆无心一脸懵懂地坐起来,手上被塞了一杯水一颗药。

她疑惑地看向某人,...

2018-06-03

某天。

由于小玉遭受了恋情上的挫折,于是身为好闺蜜的忆无心只能陪着她聊天,试图把她从一片灰暗的状态里拉出来。

——至于,小玉突然豪气干云地跑到街上买了一提兜的啤酒果酒鸡尾酒回来,然后表示要一醉解千愁喝完这些自己就要重新开始,这些事情就不是她所能控制的了……

之后她也只能陪着喝了起来,并且在心里默默祈祷果酒的度数不高自己还是能保持清醒的今天一定能顺利回家的……

然后她的意识也就保持到了敲开家门并且看到某人的时候……

……

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躺在自己的床上,床头柜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水。

从床上坐起,她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发现水里带着淡淡的蜂蜜甜味。

握着杯子愣了一会儿,她站起来,轻手...

2018-06-01

天台上。

“姐姐我好喜欢你,我不舍得你呜呜呜——”

将要离开人间的小男孩抱着忆无心,哭得稀里哗啦。

摸着小男孩的头,忆无心轻声安慰他,“以后你会遇到更好的人噢,别害怕,快去报到吧。”

“呜呜呜我好喜欢你,以后有机会的话,你嫁给我好不好?”小男孩继续哭,“你等我长大,我一定会来找你,把你娶回去的!”

忆无心一愣。

后面的人不着痕迹地眯起了眼睛。

片刻后,小男孩委屈地瘪着嘴离开,身形消散在空气中。

回过头,忆无心看向后面的人,“怎么了?”

某人哼了一声,侧过脸没说话。

深吸一口气,忆无心走过去,拉起某人的手。

她回视着那双眼睛,先是停了一下,然后开口——

“……我没有答应他...

2018-05-31

夜晚。

南宫恨面对着写了一半的章节,皱着眉头思考。

倏然间,余光瞥到右下角的企鹅闪了起来。

滑动鼠标,点开,打开对话窗口——

“……呃,还没睡?”

看着那行字,他下意识轻哼一声,本来想叉掉窗口,双手却似乎有了自己的意识,飞快敲下一行字,按下发送键,然后再关掉聊天窗口。

屏幕的那头,忆无心看着收到的那行字,走到窗边,唰地拉开窗帘。

“……今晚有月亮吗?”

她看着乌云密布的夜空,一脸疑惑。


2018-05-30

【恨心】花堪渡(七十五)

【七十五、九歌】


于此寒冬,冰湖早已凝冻结实,足可承受重压,于是当竹君缓步踏上冰封湖面时,冰清如玉的湖面并无半点破裂迹象。

漫天风雪中,竹君走向湖中心。他的步伐颇为平缓,每一步都踏得极稳,似乎正好踩在了某个无声节拍之上。只是在冰湖周近的围聚的人们看来,他行走的速度实在太慢,慢得让他们恨不得冲过去连推带搡地把竹君扯到湖中心,好开启他们渴盼已久的比斗。

于湖中心立定,站稳,竹君环视冰湖四周,一身天青衣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身姿却仍然挺拔若修竹,隐隐透出几分超然独立之感。

“能来到此处的诸位,皆是道域难得的英才,既然如此,我便将前事尽数说出。”尽管风雪凛然,竹君声音却依然历历可辨,清晰入耳...

2018-05-28

恨心【亭亭如盖】二十

注:雁王粉请慎重阅读,慎重,慎重。


20、线索

整个人被圈在那个温热的怀抱里,有了实质上的依靠,那种一瞬间传遍全身的剧痛似乎微妙地减轻了不少——艰难地将放声尖叫的冲动压制住,忆无心强迫自己闭上嘴,继续读取“她”的最后时刻。

嘴里依然在痛着,或者更准确来说,是舌根在抽搐疼痛着,感觉有腥甜的鲜血从被切断的伤口汨汨涌出,却由于角度的关系,被强迫着往喉咙倒灌回去,不断呛入气管,引起无法抑制的咳嗽。

所有的声音,尖叫,哭泣,喘息都被剧烈的咳嗽取代,伴随着越来越严重的窒息感,胸口憋闷得像是要炸开一样,紧紧逼迫着想要脱离眼前的状况,然而被捆得结结实实的手和脚根本无法实行这样的想法——

能稍微活...

2018-05-07

恨心【亭亭如盖】十九

19、读取

“唰”地一声将病床间隔着的帘子拉过来,把靠里面这张病床间隔成暂时的独立小间,忆无心看着自己左手食指上的一抹暗红血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把视线移到床上那位不动如山安静看书的南宫大大身上,“我……南宫先生,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抬起头,南宫恨看着她,毫不犹豫,“不能。”

果然是意料之中的回答,无比熟悉的风格。

深吸一口气,忆无心看着他,“不,你一定要帮我。”

已经把视线移回书上的人一下抬头,“什么?”

“那个连环杀手的案件,我有可能找到有关凶手的线索。”再看了看自己食指上的血迹,忆无心停顿一下,“……但是,需要你帮我才行。”

……

……

并不大的洗手间里挤进了两个人,...

2018-04-04

【恨心】花堪渡(七十四)

【七十四、劫数

时间一刻一刻流逝,过不多时,薄暮已至。

天空如同炉中被烧灼的铜锭般,慢慢染上了绚烂金红色泽,继而燃成明亮的彤红,紧接着火候转弱,红色悠悠褪去,其中还挟带着古怪的碧青,淡紫,浅灰……最后化成一片黝黝的黑,涂遍了整个苍穹。

坐在扫去积雪的地上,忆无心抬头看着天上那半轮明月,满穹繁星,怔怔地出着神;在她身旁,支膝而坐的黑白郎君一手执着那卷令月手记,正在从头翻阅。偶尔,他会抬头望向登山石梯尽头处,看向那些欣喜奔上峰顶的登山之人,随后又低下头,将视线放回书上。

不知过了多久,只知道朗月明星被铅云尽数掩住,尔后有雪花自天而落,逐渐变成一片漫天风雪,将峰顶化作洁白世界。

登上峰顶...

2018-03-23

“娘亲,你在想什么?”

披着雪白斗篷的秀美女子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微笑开口,“很多年前,我被魔兵追杀时,曾经来过这儿。”环视覆着薄雪的乱岩石块,她声音柔和,“那时候,我遇到了一个人,明明自身受困,需要别人相助才能脱身,却不愿接受我提出的条件,直到我危急之刻,他才应承下来。”

“后来,我想要救援一批被魔兵俘虏的村民,让他代为出手,他却不肯前去。因为这,我与他大吵一架,负气孤身前往。”

“我那时不知道,他与一个宿敌定下战约,时间正好是那批村民将要被送入魔世之时。他不想违约,所以不愿意前往救人。”

小女孩抬头看着女子,“那,然后呢?”

“我被魔世中人擒住,本以为会命尽于此,却没想到他还是...

2018-03-04

【恨心】【花堪渡】相关人物简介

之前收到可爱妹子的意见,让我把出场过的原创人物整理出一份相关人物简介,以方便阅读,否则人物太多会导致混乱。

我想了想,也是这个理儿。

以后花花每章结束处都会附上人物简介链接,以方便阅读~

【嗯,这里的恨心是我私心放上去的】


忆无心:藏镜人与姚明月之女,原与阿姨姚金池居于黑水城。某日发现左臂上长出鲜艳青藤,修儒翻查医案后确定她身上已被种下道域异物长生烙,等到青藤上长出足够数量的红花,被寄体之人便会被长生烙吸尽元气而亡。无奈下,忆无心外出搜集解除长生烙所需药材,途中再遇黑白郎君,准备前去道域找寻相关医师时,黑白郎君以找寻对手一同为由,前往道域。过昭华城得花主草木生发之力,在女医师沉馨提...

2018-01-28

【恨心】花堪渡(七十三)

【七十三、雪山之上见冰湖(下)】

      少女的声音落下后,青衣男人神色一凝,眉头倏皱,“长生烙此种恶物,数十年前已被吾等尽数铲除,之后再无见到该物踪影,亦无此物相关传闻。你说你是为了医治长生烙而来,可有凭据?”

    “长生烙在我左臂上,已经长出第六朵红花。”忆无心看着冰湖边的四人,神情平静而坦然,“我不知道长生烙为什么会在九界的另一界中原出现,更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在我身上出现。如果你们不信,可以自行查勘。”

    “中原?”青衣男人轻噫一声...

2018-01-23

【恨心】花堪渡(七十二)

【七十二、雪山之上见冰湖(上)】

         千里风,千里雪,堆起无数碎琼乱玉,峰峦万丈。

         踏上最后一级覆着白雪的台阶,忆无心深吸一口气,伸手按了按自己戴着的帷帽,抬眼向前方看去——此刻已在雪峰顶上,峰顶景象一览无余,她曾想过无数次,举办天元论魁的地方该会是何等险恶的所在,却从来没想过,展现在眼前的景象,竟然是如此地……美丽。...


2018-01-04

恨心【亭亭如盖】十八

18、灵视


    病房里的两张病床用布帘隔开,床尾正对的墙壁上有一部壁挂电视,现在正播放着情感交流节目。靠门口的病床上躺着一个腿上打着石膏的老人,一个戴着老花镜的老太太应该是他的妻子,此刻她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低声读着手上的报纸。

        而在靠里的那张病床旁,忆无心坐在椅子上削着苹果,一条长长的苹果皮渐渐从她指间垂下来;那位南宫大大靠在床头,低头看着摊在被子上的原文书,手上的笔不时在某个单词上重重一划,然后再翻开下一页。...


2017-12-25

【恨心】花堪渡(七十一)

【七十一、迷阵中见通路(下)】

    “她?”碧衫少女笑了笑,语气却有点掩盖不住的悲凉,“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甘愿为他放弃自己的一切,最终也由于这段爱恋而被惩罚,流放到极其遥远的地方,与我、与父亲终生不得相见。”

    “我常常在想,若是我当初能制止她,说不定就不会变成这样。但后来转念一想,以她的个性,哪怕我如何阻挠,也只是徒劳。”

      在一块大石上坐下,碧衫少女向着对面另一块平滑石块点了点,示意忆无心坐下,“我妹妹的事情已成过去,就...

2017-11-28

【恨心】花堪渡(七十)

【七十、迷阵中见通路(上)】

       缠绕在玄圃峰半山腰的白雾似有实体般,甫一踏入,先前嚣狂风雪不见丝毫踪迹,眼前尽是绵绵密密的雾气,予人一种不在人世的虚幻之感。

      揉了揉眼睛,忆无心抬头望向天空,入目的依然是化不开的雾气,看不到日月星辰,高远苍穹。盯着上方白雾思忖一瞬,她轻声开口:“黑白郎君……”

       一片沉寂,无人应答。...


2017-11-16
1 / 6

© 振衣千仞栩墨君 | Powered by LOFTER